安乐死在新西兰该不该合法化?这位57岁大叔直播安乐死,引人沉思...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21查看图片

来源:这才是新西兰

安乐死(euthanasia)是一种给予患有不治之症的人以无痛楚、或更严谨而言“尽量减小痛楚地”致死的行为或措施。目前世界上已立法容许安乐死的国家有:荷兰、比利时、卢森堡、瑞士、美国部分州、加拿大、哥伦比亚。

在新西兰,每年对于“是否该将安乐死合法化”的讨论不绝于耳。近日,这个议题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,引发了全国讨论。

新西兰会成为下一个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吗?要想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,我们必须要先来了解一下安乐死的过程。BBC曾经拍摄了一部纪录片,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……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21

故事的主人公是来自英国、毕业于剑桥大学的Simon,他精通4国语言,拥有自己的事业。在家人朋友的眼中,Simon是一个很优秀的人,他有很强的领导能力,幽默风趣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25

这是他的妻子Debbie,夫妻俩感情一直很好。然而,这一天,他生活的变故,Simon被诊断出患有运动神经元病Motor Neurone Disease ,这是一种会让人的大脑和肌肉衰弱的病症。

病人一般只有半年到两年的生存时间。 Simon被医生告知,他会逐渐失去说话的能力,身体机能也会一天天衰竭,逐渐失去自理的能力,当他的呼吸肌都衰竭的时候,他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....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28

这对于事业有成、自尊心极强的Simon来说,是一场最不愿意接受的噩梦!他说:

“我是一个独立的人,以这样的方式死去不是我想要的!就在我得知自己的病情,从医院回家的路上,我就想好了,要么安乐死,要么自杀。”

他决定:在自己的生日当天,去瑞士进行安乐死!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31

在一次聚会上,Simon跟家人和朋友聊到了这个决定。他甚至已经发了一封邮件给瑞士一家可以实施安乐死的诊所。

当然,他的家人和朋友并不是很支持。妻子Debbie是这么对他说的:“病症并没有阻止你活下去,你还可以吃饭,你四肢还可以动,你能看,你能听,但你并没有想过这些,你只是说我正在约个时间去安乐死!”

Simon则表示自己快要抗不住了,他的手已经不自主地发抖,口齿也不是很清晰了。Simon始终坚持要去瑞士和诊所聊聊,Debbie拿他没办法,只有潸然泪下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33

毋庸置疑,安乐死必须要经过医生的面试。医生要跟病人深切长谈,评估病人的心理状态,以确定这是他深思熟虑的选择而不是一时冲动。

Debbie陪着Simon去了瑞士。在面试中,他和医生聊了很久,他坚持想体面的“离去”。医生根据评估,给出了最终的结果:Simon符合安乐死的条件,可以进行预约。

听到这里,Debbie彻底崩溃了。她问医生,如何确认一个人是真的想好了要安乐死?会不会是Simon太害怕了?或许这是他的一种冲动,他明天可能就改变主意了呢?

医生说,他们可以从对话中看出来,Simon是真的想好接受安乐死了。他并不是一个小孩子,他完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、做什么,更重要的是,他有权对自己的生命做出选择!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35

面试结束了,Simon心中的石头也算落地了。接下来,他就可以专心计划人生中最后的日子了。

回到英国后,Simon联系了自己的大学同学,和大家宣布了自己要安乐死的消息,同学们前来参加了他的“告别晚宴”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38

Simon开心得像个孩子。Simon强调自己不是害怕死亡,他只是不想被病症折磨而死。

一些不理解他作出这个决定的朋友,逐渐也尊重并理解他的决定。

Simon的身体在一天天衰弱,到了后期,他已经几乎不能说话,他需要拐杖行走,开始需要一个护工照顾他的起居。他完全不能容忍自己的生活需要别人照顾的样子!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40

于是,原本计划在生日当天实施安乐死的Simon决定,提前1个月进行。

这一天,他让自己的妻子、妹妹和3个好朋友陪自己前往瑞士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43

在安乐死的前一晚,Simon和大家吃了最后一顿晚餐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45

当晚,严谨负责的诊所还派了另一个医生来确认Simon的情况,Simon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,他确定,安乐死将是他最好的归宿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47

安乐死实施当天,Simon躺在床上,医生最后一次和他确认信息,他只需要点头或摇头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49

最后一刻,Simon还是点头了。

医生将一个开关交到他的手上,他只需要按下开关,比平常高达30倍的麻醉药就会注入他的身体。

他会在30秒后“入睡”,4分钟内他就会死亡。

在开启开关前,他拿出手机,按下了让别人提前录好的给妻子的一段录音。

Hi Debbie,我是Simon。

我真的非常爱你,可是我一直觉得我配不上你和两个女儿。我脾气不好,你们还是那么照顾我。

Debbie,我真的好爱你,我们的这场婚姻让我无比的快乐。我庆幸自己能遇见你。看着我生命这么衰败下去,虽然这是我的不幸,但好在我能在过去的日子里跟你一起回忆,跟你说我所有想要对你说的话。我庆幸我选择这样一种死法,能把想和你说的一切都说给你听,而不是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瞬间离去...

一切尽在不言中,你是一个超棒的妻子,我知道你很爱我,我也很爱你。我的人生旅途就要结束了,我爱你Debbie,再见了……

最终,他按下开关,离开了人世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52

时至今日,当有人提及安乐死这个话题时,人们依然会想起,在英国,有一位叫Simon的大叔,他让BBC用这种纪录片的方式,将自己的安乐死过程公诸于世,希望自己的选择, 能被大家所理解。

确实,这是上百万电视观众离真实的死亡距离最近的一次。

我们再来看新西兰对于安乐死的态度。

本世纪以来,新西兰国会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始于2003年,当时女护士Lesley Martin被控企图谋杀她身患绝症的母亲而入狱15个月。尽管民众对她深表同情,但议会还是以60票反对、57票赞同,否决了安乐死的相关法案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54

2006年10月,新西兰男子Sean Davison因帮助85岁身患癌症的老母亲自杀而被判居家监禁5个月。母亲在试图绝食身亡未遂后,恳求Sean喂她服用致命剂量的吗啡。Sean在获释后说:“我违反了法律,但那是一个错误的法律,现在是时候修改它了!”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56

几年前,奥克兰一所大学对650名全科医生进行了匿名调查,其中有16名医生承认他们曾特意为病人开出“早日结束痛苦、使他们更快死亡”的处方。

就在本周,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将“安乐死合法化”的议案递交给国会做进一步讨论。法案大致内容是:那些身患重病、生命仅有六个月时间或者备受煎熬、生命无法挽回的人,将有合法权利请求医生帮助他们结束生命。

各党派的议员们对这一提案的态度褒贬不一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159

总理Bill English

作为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,他对“安乐死”一直抱持反对的态度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202

副总理Paula Bennett

暂未做出决定。但此前,她表示自己对于安乐死并不会完全反对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205

国家党Chester Borrows

强烈反对!他说,新西兰的自杀率很高,如果安乐死合法化,那么传达给公众的一个信息是,有时候,自杀也是可以接受的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207

工党党魁Andrew Little

他表示,如果有恰当的保障措施,他会支持安乐死合法化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210

毛利党Marama Fox

不支持修改法律。她说,她接触过很多将死之人,但从来没听过任何一个人说,他们想早点离开人世。

WeChat Image 20170611113212

行动党David Seymour

他说,自己已经花了两年的时间对各议员的意愿进行调查,他对这一法案有足够的信心,相信最终能够成功通过投票,成为法律。

安乐死并不是简单的一个操作,它必须要满足各种条件,从提出到执行,一定会经历漫长的时间。比如,新西兰的这个安乐死提案规定:

- 那些身患重病、生命仅有六个月时间或者备受煎熬、生命无法挽回的人,有权申请安乐死。
- 安乐死申请人必须清楚明白安乐死的本质和所带来的结果;
- 执行安乐死必须要有两名医师,且第二名医师必须与病人及第一名医师没有任何关系;
- 卫生部门组建一个专门的医师小组,小组成员有专业资质,并有意愿参与安乐死的相关事宜;
- 安乐死申请人必须在18岁及以上,为新西兰公民或居民。

安乐 新西兰 安乐死 合法化 死在

上一篇:暂无

下一篇:伦敦申请成为庇护城市,争议不断